思居安易

不定期出现的鸽子精,咕咕咕

不如梁上燕【夜尊×连玄璧】《上》



连玄璧死了。


夜尊是被一个早闹钟轰醒的,昨晚上的同学聚会实在闹的太晚,夜尊坐起来的时候浑身酸涩伴随着炸裂般的头疼。


按掉闹钟,锁屏的状态下微信弹出来一条消息。


沈素,连玄璧死了!


夜尊顿了一会儿,慢慢的输密码,密码是六个9,夜尊一边点一边数着,到了第六个的时候,手机开了,出来了那个界面。


是何开心。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发的。


夜尊有删消息的习惯,因此现在这个聊天界面什么都没有,孤零零的躺着一条死亡通知。


死了?夜尊疑惑了,慢慢的皱起了眉头。是他认知里的那个“死了”吗?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的,怎么就“死了”呢?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静谧的卧室里响起一阵铃声,是何开心的电话,夜尊迟疑了,手指放在那个绿色的接听键上没有按下去。


没有响完固定的59秒,因为何开心挂掉了它。何开心今天是吃错药了吗?居然不等他接电话就挂了。


“沈素,你听我说,连玄璧昨晚上死在icu了,今天他妈应该是来不及找殡仪馆或者找墓地的,你要是想……见他一面,还是早点过来吧”


真讨厌微信语音可以发20多秒的人,如果中途不小心远离了耳朵,还要重新听一遍。夜尊就这样,来来回回的,把那23秒的语音听了好几遍,才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认知。


嗯,我知道了!


直到坐上了出租车,夜尊突然想起来,出门的时候好像没带钥匙,晚上回去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讨厌的物业员了。


如果他今天再乱说话,夜尊觉得,自己一定要发一次火,给他点厉害看看。


“小伙子,急救中心这条路真是不好走啊,我看你应该不急吧,你要是不急,待会儿前面那个路口,要不然你下去给大哥买瓶水吧,大哥渴的很啊……”


开车的师傅操着一口方言,自来熟的亲切笑容看的夜尊不舒服。


“我去的是急救中心,我是不急,反正救不过来不就是死个人嘛,要是人死了,我们就直接去殡仪馆,你还可以多跑一段了,大哥,你想喝什么?”


司机师傅明显被噎住了,想必是没想到夜尊一路上看起来一脸平静的样子,说话却这么…利。


“哈哈,小伙子,我开个玩笑的,你放心,大哥的技术那是杠杠滴……对了,小伙子,你去急救中心干什么?有亲人在抢救吗?”


“没有…”


“那…”


“死了,去看看”。


连玄璧的妈妈,夜尊也是认得的,那个女人,虽然善良的傻气,但是温柔到极致了。


“阿姨…怎么坐在这了?”


icu外的长凳上,夜尊看见白红莲一个人坐在那,朝着那扇门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

“阿姨,我是沈素…”


白红莲听见声音,转过头来,一双眼睛已经肿的像注了水的气球,红里泛着白。


“面面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
“璧璧死了……”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“璧璧是…是个傻孩子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面面,璧璧不能回家了…”


……


“面面……阿姨没有儿子了……”


在白红莲趴在夜尊肩头崩溃大哭的时候,夜尊抽空想了想,有很多问题,他嘴唇开合了几次,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
要办丧事吗?要火化吗?公墓找好了吗?后面怎么办?是要把骨灰葬进墓地吗?还是找个地方供在龛格里?


白红莲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个公墓。夜尊觉得于情于理自己都是应该的,陪着跑了几个地方,大概了解到还是需要火化了葬骨灰盒。


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,白红莲一直把它牢牢的捏在手里,夜尊只看到过上面的公章。


白红莲最终把地点定在了城南,她问夜尊:璧璧会喜欢这里吗?


夜尊站在墓群中间的石阶路上,闻言抬头看了看周围,说这里山清水秀,是个睡觉的好地方。


殡仪馆举行仪式的那天,来了很多人,夜尊跟着白红莲站在亲属那一面,朝着来悼念的人做谢礼。


何开心也来了。他叩首完,看向夜尊,神色复杂,夜尊不知道里面究竟包含着几分同情,但是那一眼看得他眼里酸涩。


出殡,火化,入殓,下墓。


下墓的那天,是个阴雨天。


似乎每个电视剧里的情节都是这样发展的,来的人着一身黑衣,执一把黑伞,凝视着那张黑白的照片。


白红莲哭到几度晕厥,伞也顾不上打,整个人淋的湿透了,夜尊一直在旁边撑着她,最终也站在了瓢泼的大雨里。


夜尊没哭,白红莲和身边的那一家人哭的声势浩大,震的他的心隐隐发酸。


他这几天才陆续听到完整的故事,原来连玄璧死前,是做了好人的。他同学聚会回去的路上,救了一个小男孩儿,然后……被放高利贷的债主捅了几刀,人就这样没了。


何开心,你说,人没了……是什么意思呢?


何开心撑着伞,挡住了自己的脸,夜尊看不见他的表情。


过了一会儿,夜尊以为何开心不会理他了,何开心才开口说道:你还记得他当年语文课上背诵抽查的时候唯一背的下的那首诗吗?


诗?


夜尊不知道何开心为什么突然说起诗来,但是他还是顺着想了一下,连玄璧唯一背的下的一首诗……


“老师,我不会背《长恨歌》,但是我会背《长命女》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,我背给您听……


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再拜陈三愿: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


呵……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吗?


你让我以后到哪去见你?地下吗?我到哪去见你啊……连玄璧……


以后这个世界上,再也不会有连玄璧了。这就是没了。



我们如今……


不如梁上燕,岁岁不得见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