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居安易

不定期出现的鸽子精,咕咕咕

《还没有名字的双生》


☞突然的脑洞,突然的更新,是我的双生啊!


☞攻受…不知道,走向…不知道🙃坑否…不知道


程慕生,一个年少无为的高中生,每天最烦的事情莫过于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巷子,巷子没什么,关键是巷子里面没装路灯。还又长又黑又臭,尤其是开始上晚自习之后,他没有一天回家的时候是充满期待的……


终于下晚自习了,刚睡醒的程慕生走出校门,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。眼看着对面绿灯快要变红了,程慕生紧赶几步踩着闪烁的尾数穿过马路,想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之前穿过那条又长又黑的巷子。他背着一个巨大的黑包,戴着口罩帽子,低着头步履匆匆往里冲,俨然一副“不法分子”的模样。


刚一踏进巷子,程慕生就感觉到了一股怪异的气场,仿佛有一股“杀气”在无形中包围了他,当然他也就是想想而已,紧接着就在心里嘲讽了自己一把,“屁的杀气,里面除了流浪狗和单身汉,连个鬼影都没有……”


“啊……”


什么声音?程慕生匆匆的步伐停住了,抬头适应了一下眼前黑漆漆的场景,眉头稍皱,慢慢看清了眼前的……一团黑影……


“啊……”


就这一会时间,又一阵惨叫传来,程慕生才反应过来,他是误入了一个群架现场……眼前那一堆群魔乱舞的场景,可不就是在打群架嘛……


“切,多大的人了,打群架还他妈选小黑巷子,有本事去少管所门口打呀……low死了”


程慕生站在原地,面无表情,脑子里可是一刻也没闲着,心里也把那群人给损了个十成,就差脱口而出一句“傻逼玩意”了……


“喂,说你呢……站着干啥?看你爷爷呢?还是找打呢?”那团黑乎乎的舞动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了,还冲着程慕生喊话,不过这实在算不上一句友善的话,程慕生顿时又在心里回敬着问候了他八辈祖宗,不过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。


眼看着越来越黑,他也没有心情跟那些人一般见识,低着头正准备往里继续走的时候,他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声音。


“都没长眼睛啊,把道儿让开啊,没看着人要过去嘛,愣着干啥呢?等着收过路费朝人要饭啊……”


话音刚落,紧接着响起了另一道不怀好意的声音。


“罗浮生,给老子闭嘴,还没挨够打是吧……这路你家修的?”


“难不成还是你家修的?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你们别他妈给我牵扯其他人进来……到墙根底下蹲着,让人过去……”


是那个罗浮生又发话了,这次他说完之后,程慕生依稀看着面前的那团黑影慢慢的散开,往墙根底下去了,或站或蹲,虽然程慕生看不见,但是可以感受到那十几个人的眼神一瞬间都聚集在了他身上,刺的他不舒服,抬手默默的提了下口罩。


举步走过那十几个人的“欢送队伍”的时候,程慕生闻到了浓重的烟味还有隐约的血气,看起来架势不小,有人都出血了……不过这都跟他没关系。


“喂……”


正当他头也不抬的快步走过那群人的时候,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叫住了他,程慕生站住,默默的等着身旁的那个人开口。


“以后别走这了……”是那个罗浮生的声音。


“呵呵……路是你家修的?”程慕生听见自己脑子里响起一声巨大的嘲讽,还带着回声,那确实是他这一瞬间心里最真实的感受了,由此还带着嘴角压抑不住的上扬了些许,只是这个小动作被脸上巨大的口罩掩住了,站在他旁边的罗浮生看不到。


“跟你说话呢……老子们在这干正事,下次再不长眼的闯进来,别怪我不客气……滚吧!”


那罗浮生也不等他说话,自顾自的下了驱逐令,程慕生确实是没忍住,侧过半边脸想看看这个自说自话的“憨憨”长什么样儿……


“看什么?……别眨巴你那俩招子了,虽然小爷我放了你,小爷我长的也不赖,但是小爷今儿个不给看,走啊,愣着干啥?”


……


………


面前那人自以为邪魅危险的眯着眼睛盯着他,嘴角适时的挂着几分不怀好意的笑,头后仰着靠在身后的红砖墙上,整个人的气场仿佛张扬的不像话了,但是程慕生却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……奶香味……


如果天色再亮一点,罗浮生肯定可以看到程慕生此刻脸上那复杂的表情,那不知是几分的嘲讽夹杂着几分嫌弃还有几分的忍俊不禁……颇有些扭曲了……


程慕生在彻底笑出声以前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脸上的表情,也不多看了,提步通过了巷子,脚下还是那条熟悉的路,路旁还是熟悉的单身汉和流浪狗,熟悉的臭垃圾箱,但是他今天是笑着走过去的……



这是他们的初见,直到很久之后,程慕生还是能想起那天,在浓重的烟味和刺鼻的垃圾臭味里,披荆斩棘的钻进他鼻腔里的那股奶香,那是属于罗浮生的味道。



额……鸽子🕊️精选手突然想给我自己换个字体,就还是要照顾一下微信体的字体,所以就想问一下这几张哪个字体你们看起来会更舒服一点……我去买😂(这才是关键,它们都是要钱的呀…钱的呀…呀!😂)


祝所有的稻米八一七稻米节快乐!!!

吴邪和他大张哥客串一下👏👏👏


第二趴,可以理解为为了感情线快点上线而二更的😉

无奖竞猜之——井然去哪了?——齐衡的鞋子是什么品牌?😂


你们的鸽子精可能修炼的差不多了,所以今天又粗来啦ヾ(^▽^*)))


七月半,今天是鬼节,你们的鸽子精突然出现😋……

时隔一个多月,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……并且由于最近疯狂补文的原因,我今天翻了一下乐乎,不禁对我自己写的东西产生了一种(这写的是什么东西(╯' - ')╯︵ ┻━┻ )的感觉……

所以,这个刑侦队的微信体……等我想想吧


卑微的我来更新了,我是鸽子精😞😞😞暑期工误我,dbq😷😷😷


今天是咕了七天后,成功忘记剧情走向的安😂但是我总算是把前面那些散的剧情穿起来了,就很舒服😏


预告

不如梁上燕(上)
岁岁不得见(中)
愿为连理枝(下)

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
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
——《长恨歌》